也没必要挑今天骂赵忠祥

编辑:杏核娱乐 发表日期:2020-02-10 03:56

我们大号“为你写一个故事”因为一些原因被禁言了七天。

所以最近七天都会在小号“雷叔电影”更新

赵忠祥出生于1942年1月16日,今天本来应该是他的78岁生日,往年他的生日都会和朋友聚会在一起喝点酒聊聊天,但今年的生日,却成了他的亲戚朋友的伤心之日。

这位已经在电视台工作了60年的“共和国第一位男播音员”,于今天早上7点半在北京病逝,享年78岁。据他儿子赵方的长文讣告所说,去年底他就查出癌症晚期,已经扩散,之后虽然一直积极治疗,但最后依然没能战胜病魔:

想必他们家人也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,所以赵忠祥7点半去世,赵方回顾他父亲一生的长文,8点就发出来了。而在长文中,赵方写道:

“住院期间,母亲一直陪伴在身边,尽心照顾,直到父亲安心离去。”

2000年赵忠祥姐姐的死,给他心头蒙上一层阴影,有一次他对我说:“我们家人都很短命,我60岁了,恐怕也活不长了”,所以他要及时行乐。

能在家人环绕的状态下,在78岁这年安详离去,而且在去世前一个月才发现癌症晚期并没有遭受太多折磨,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赵忠祥已经是最近第六位患癌离世的央视主持人了。罗京、李咏、王欢、肖晓琳、方静,很多从小陪伴过我们的名字,都被癌症夺走了生命,让人叹息。然而赵忠祥和其他央视主持不一样,其他主持人离去的时候,舆论多半是怀念的,就算是李咏,也只有少数极端反穆的网友在骂他。

但赵忠祥离去后,微博上骂他的特别多:

但喷子越怼越多,乃至于现在互联网上关于赵忠祥的评价分为两极。认为他好的人不接受任何对他的批评,但恨他的人甚至觉得他死有余辜,死得太晚了。

这也是赵老师一生割裂的真实写照。

如果把时间拉回到2004年或者说2005年之前,赵忠祥老师可能不会遭受这么多非议。

1959年,经周恩来总理亲笔批示,从全北京的中学生中招考电视男播音员,然后从几千名应试孩子中,赵忠祥脱颖而出。1960年,18岁的赵忠祥进入中央电视台的前身北京电视台,担任播音员,是中国第二位电视播音员、第一位男播音员。

作为中央台第二位电视播音员,赵忠祥在央视工作的几十年里,一共主持转播过9次国庆特典,每次都圆满完成任务,创下无人超越的记录。

由于赵忠祥是台里唯一的男声,当年的许多国家大事,也是通过他的播报传进千家万户。比如,三年困难时期全党全国人民的同甘共苦;中苏论战;第一颗原子弹试爆成功。

1978年,他成为《新闻联播》第一个出镜播报的播音员,而且是被指定唯一出镜者。

那时候新中国的新闻事业刚刚起步,可以说他的播报,可能伴随着我们父母辈或者爷爷奶奶辈走过了相当长一段日子。

那时的赵老师,专业水平极强,而专业水平强,可以说伴随了他一辈子。

除了从事播音员以外,赵忠祥也曾作为记者,采访过许多我们历史课本上才会出现的重要人物。

比如我们都知道的“铁人”王进喜,大寨陈永贵、全国劳模时传祥,著名数学家华罗庚,以及当时最著名的相声艺术家侯宝林,最曾接受过赵忠祥的专访。

赵老师作为记者的高光时刻,发生在1979年,那年赵老师随邓老访美,采访了美国总统卡特,他也是第一名进入白宫采访美国总统的中国记者。

因为采访效果好,业务水平强,赵老师之后还采访过里根、基辛格等三十多位外国政要,可以说曾是中国最著名的涉外记者之一。

——这些都是可以记载在历史课本上的事情,通过这些熟悉赵忠祥的,可能是60后,70后。

更多人熟悉赵忠祥,是他的主持人身份以及后来配音制作的《动物世界》栏目。

1983年中央台开始举办春节联欢晚会,第一年,他就作为播音员致了开幕词,说了第一届春晚的第一句话:

“各位观众,在这欢乐的除夕,中央电视台全体工作人员,祝您阖家幸福,万事如意,春节愉快。”

而在第二年,赵忠祥就成了春晚主持人。在此后,赵忠祥一共主持了春节联欢晚会十多次,他和倪萍的组合,也一度被认为是春晚的“最佳拍档”。

这也大部分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,通过这些熟悉赵忠祥的,大部分是1990年以前出生的朋友。

而90后更熟悉的,则是赵忠祥从1980年开始担任配音的《动物世界》。

据统计,赵忠祥至今已经为动物世界配解说两千五百多集,一千八百多万字,他那雄浑有力而且富有磁性的声音,曾为无数孩子带去童年的快乐:

当然,这也成为之后网友调侃他,提供了许多知名段子。

比如有一句著名的“春天来了,万物复苏,又到了大草原上动物们交配的季节。”,曾被某作家写到了书里。

那时的赵忠祥是完美的,是无数中老年女粉丝的偶像,许多女粉丝,最大的梦想就是想见赵忠祥一面。

乃至于现在B站全站最火的视频,5000多万播放的“念诗之王赵本山”中,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还是宋丹丹1999年于春晚小品《昨天,今天,明天》上说的:

“我十分想见赵忠祥!”

此后,赵忠祥离开央视,也经常作为自由人身份,去客串了不少大型晚会、综艺节目的主持人。他的主持很少出错,见过大场面也绝对HOLD得住场子。

杏核娱乐

可以说作为一名播音员、记者、主持人,赵老师的业务能力完全没得黑,甚至可以说赵老师这大几十年的职业生涯,就是中国电视媒体发展的几十年,他见证了新中国电视媒体的开始、壮大和如今的逐渐衰落。

讲道理,这样一个陪伴现在老、中、青三代人走过几十年的电视老人,在去世后是应该得到更多尊重的。

然而我们的网友并没有。

饶颖出生于1965年,曾经是中央电视台的保健医生,据她所说,她认识赵忠祥的时候是“最好年华的29岁”,而当时赵忠祥已经52岁了。

饶颖于2004年控告赵忠祥强奸了她七年,不过后来从她日记中可以看出,其实是赵忠祥和她保持了七年不正当关系。

——这是2004年最火的新闻之一,为了证实她自己的说法,她不但晒出了和赵忠祥的通话录音,而且于2006年开始在网上撰写有关和赵忠祥生活细节的日记。

当然,这些都是饶颖的一面之词,不能全信。再加上这么多年赵忠祥一直否认认识饶颖,一直表示这些都是饶颖在造谣,而饶颖去法院也因为证据不足没能胜诉,所以也至今也没多少人相信赵忠祥真的强奸了饶颖。

比如知乎这些日记和对话下面的评论是这样的:

但在饶颖曝光赵忠祥的过程中,她PO出了和赵忠祥的通话记录,里面确实是赵忠祥特有的声音,然后字正腔圆的说“你那个XX也挺紧的”,让许多人大跌眼镜。

那时候网络还没今天发达,改变音色的软件也不多,所以网友普遍选择相信这就是赵忠祥原话,于是他也就多了一个外号,叫“紧爷”:

这也是许多网友讨厌赵忠祥,乃至于他去世这天也不放过,一定要说话恶心人的原因。他们觉得赵忠祥看起来道貌岸然,但私底下却能说出这种话,一定是个“伪君子”,于是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来:

至于之后什么赵忠祥卖和他合影啦,卖他的字画啦,我觉得都算不上什么黑点,如果我老了退休以后,字画能卖出钱那我也卖,这是正常的商业行为。

主要还是因为饶颖这件事。

一方面,赵忠祥的“强奸”并没有实锤,这件事就上升不到法律的地步。而剩下关于他的性癖好啦,关于他和情人说话的时候的用词方法啦,其实都是私德。

每个人私底下可能都有些见不得人,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,拿出来讲也都讲不清。

最可笑的是,微博有网友说“我喜欢赵忠祥的动物世界,赵老走好”,然后就有一群人在下面刷“你和赵忠祥是一丘之貉”,这更是夸张了。

赵忠祥配音的动物世界确实好看啊,别人喜欢作品,喜欢他的业务能力,又关私德什么事呢?

因为赵忠祥的私德问题,全方面否定这个人,否定这个人曾经做出的贡献,为几代人带来的感动,不可取。尤其在他去世这天到处骂他,更没必要。

另一方面,很多喜欢赵忠祥的人,现在在到处否认饶颖,试图让大家忘记这段事情,然后说“死者为大”,死了就不要提功过是非了,这也不对。

因为毕竟对于一个人的评价,是给现在还活着的人看的。

一个人走了,他本身就和生者世界没有关系了,但他的影响力依然存留在世间——而且有时候,反而是对死者,我们才能真实、客观的评价。

虽然我们不能完整的记录真实,但如果要把所有坏事都抹去,那也是很可怕的事情了。

所以我觉得,对于赵忠祥老师,我们不能那样割裂的对骂。

正过来说,他是犯过错,但这不影响他是央视至今为止影响力最大的播音员之一,伴随几代人走过几十个春秋,见证了整个国家的逐渐辉煌。

但反过来说,也不能因为他有过那样赫赫的履历,就磨灭他曾经婚内出轨,并且有过不尊重女性言行的事实。

——这些都是赵忠祥的一部分,也都是这个人在这个世间留下的痕迹。

当你全面认识这个人以后,相信你会有一个相对客观的态度,到时候你恨他或者爱他都是你的态度。

于我来说,我还是很怀念他,以及他代表的一个时代的,当年那场风波发生后,赵忠祥接受三联的采访,在采访的最后他说:

这些年,许多我儿时“看着他们的节目长大”的人,都走了。

比如我小时候,父亲最爱唱的歌是臧天朔的《朋友》,于是我到现在也没事会跟着哼两句“朋友啊朋友,你可曾记起了我!”,但一年多前,臧天朔走了,走的时候54岁。

还有我儿时我成绩不错,知道许多奇怪的冷知识,所以最爱的央视综艺就是益智问答类节目《幸运五十二》,经常跟着电视做题,然后指着那些答不出我认为是常识题目的成年人发笑——还不如我一个孩子哩。

然而同样也在2018,《幸运五十二》主持人李咏的妻子发文称,李咏经过在美国17个月的抗癌治疗,最后还是不幸逝世,走的时候只有50岁。

很多我们儿时熟悉的名人一一离去,这个名单还有很长,不用列举你们应该也能想到一些,而随着这些名人离去,我们这代人也越来越老了——尤其体检后,更有这样的感觉。

以前总觉得自己不怕死,想着抛头颅洒热血,为崇高的理想捐躯,结果越接近中年,胆子越小,肠胃病几个月不好,就崩溃了,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癌症,慌慌张张地要去医院检查身体。

还好一套检查做下来,只是虚惊一场。然后才真的明白黄安唱的那句“愿用家财万贯,买个太阳不下山。”

我不知道我说的这些,年轻的你们能不能体会。我现在看到昨天那样的明星结婚的话题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,但看到生老病死,就忍不住唏嘘感叹。

我想你们也是一样,觉得健康的日子,容易快乐的日子和我们曾经喜欢过的那些人一起,渐渐走远了。

前年带父母去大阪玩,本来说带他们去吃我以前爱吃的那些好吃的日料。我爸爸身材健硕,很爱吃饭,我小时候他一个人能吃三大碗。所以去之前,我一直想象着我爸爸吃到他爱吃的米饭料理时的情形。

那我就能骄傲的对他说:“看我带你吃到的东西好吃吧!”

爸爸老了,身体不允许他吃那么多了。他吃不了太多碳水,喝不了啤酒,吃不了海鲜。而我妈妈吃不了肉,吃不了脂肪,所以我原来预想的美食饕餮之旅,变成了小心翼翼的吃养身餐的旅行。

而我因为胃病,也不能大吃大喝。

都老了,真的都老了,无论多怕,该老还是会老的,再怎么做都没用,只能小心翼翼,再小心翼翼生活着,就为了能再多活五年,一年,哪怕一个月也好。

世界上最悲伤的事情不过如此吧。

赵忠祥对他的褒贬不一,对他的争论还会继续持续下去,但不论你恨他也好,爱他也好,赵忠祥终究还是走了。

朋友觉得近两年去世的名人特别多。

我说“其实去世的名人一直都很多,只是以前去世的那些人我们不认识,无法感同身受,而现在,那些陪伴我们童年的人也渐渐到人类寿命的极限了。”

“他们风烛残年,我们也逐渐老啦。”

推荐阅读:365体育 http://m.jztgsb3.com

--杏核娱乐®

相关推荐

建议
反馈

Feedback